五大世界最佳退休天堂,花销不多悠游自在

爱尔兰《新岛周报》刊文称,美国《国际生活》杂志最近发布的一份五大世界最佳退休天堂名单,其中就包括东南亚国家柬埔寨、中美洲的巴拿马与哥斯达黎加、南美洲的厄瓜多尔及欧洲的葡萄牙。一对夫妻凡在这些地方落户,每个月只需花费不到2500美元(或相当于每年3万美元),就能过着很好的生活。

Read More

加拿大一位九十岁的‘祖母诈骗’受害者从TD银行取出一万现金付给诈骗犯

就是这样一位老人,被著名的“祖母诈骗”骗走了自己的1万元积蓄。

在常人来看,这样的骗局并不难理解,诈骗者主要是冒充受害人孙子辈的朋友,谎称孙子因为一些事情被关押,需要钱赔偿其他人的损失。这样的骗局看起来拙劣不堪,但对于这些老人来说,他们十分容易陷入救孙心切的心理怪圈,而忽略了骗局的危险。

Read More

纽约华妇被追退福利23万多美元

申请福利是穷人的事情,但是不是真的穷人真的不要申请,美国纽约史坦顿岛一名易姓(Yee)妇女,最近收到纽约市社会服务部(Department of Social Services,DSS)的诉状,要求她偿还政府为她丈夫支付的医疗援助账单,金额高达234,000多美元。诉状说,这笔钱必须连本带利,完全付清。

Read More

GoldenGate 的故事- 我在加拿大老人院九年工作的亲身经历(6)

布鲁斯个了高高的瘦瘦的,已经有很多的白头发了,他总是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深蓝色的护士工作服。他很少讲话,显得有些忧郁。他对大家都很和气,我觉得可能是男人吧,在这么一大群妇女中间,按中国人的话讲;男不跟女斗。在布鲁斯当晚班主管护士的那段时间里,晚班很少有矛盾。如果有人到他那去告状,他只是笑笑,即不追纠也不扩大,事情总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后来那些事妈们也就不去告状了,

Read More

GoldenGate 的故事- 我在加拿大老人院九年工作的亲身经历(4)

她在加拿大老人院大概干了有一年。有一天,她告诉我说她要回莫斯科了。我非常吃惊的问她为什么,她伤心的说,女儿始终得不到签证,她想女儿,女儿也想她。老公在这里过得不如意,快疯了,两个人老是吵架。姐姐年龄大了,身体不好,也不能老帮她带孩子。她还说虽然她喜欢这里,但老公不喜欢。

Read More

GoldenGate 的故事- 我在加拿大老人院九年工作的亲身经历(3)

  老人院的营养师会经常到餐厅去,一边帮着喂饭一边问问老人们是否喜欢他们的晚饭。如果不喜欢,她会告诉厨房给老人们换食谱,这时她也会问问喂饭的护士们老人们吃了多少等等。我曾告诉过我们的营养师,我在很多老人院都干过,我认为Golden Gate 的伙食是最好的。

Read More

GoldenGate 的故事- 我在加拿大老人院九年工作的亲身经历(2)

在加拿大,人们习惯于把老人院统称为 Nursing Home,我认为准确的应该翻译成护理之家或护理中心。
  据我所知,最初的 Nursing Home 是收留那些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伤残的士兵。后来,士兵们慢慢减少,护理中心逐渐开始收留一些老人,直至今天,在护理中心中绝大部分是老人。当然,在护理中心中也有一些比较年轻的残疾人,瘫痪病人和晚期病人。这些人基本上是从医院的长期住院部直接转到护理中心的。

Read More

GoldenGate 的故事- 我在加拿大老人院九年工作的亲身经历(1)

Golden Gate 是一个很普通的加拿大老人院,坐落在加拿大中部M省W市。W市是一个中等城市,人口大约有七十万,神秘而又美丽的红河把这个城市分成两半。在这个城市中一共有二十七个老人院,Golden Gate是其中的一个。她的规模很小,五十四个房间,七十二个床位,是二十七个老人院中最小的一个。当我第一眼看到她时,就被她深深的吸引。后来我又见到过很多的老人院,但不知为什么,没有任何一个老人院能像Golden Gate那样让我如此一见锺情。

Read More